我觉得不能把这一切社会问题都推到医生身上

2018-09-06 22:50

解决“看病贵,看病难”问题是当前的热点难点问题,惩治杜绝医疗腐败也是“两会”的热门话题。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,在此很想谈谈自己的想法。我觉得不能把这一切社会问题都推到医生身上,其实大多数医生还是清高的,有他们的职业操守。应该说,大多数医生都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好好工作,获得应有的、合法的收入。然而现实中医生的付出与其收入远远不成比例,医生的劳动价值远没有得到体现。

医生是一个高劳动强度、高风险的职业,比如在“非典”疫情中,医护人员职业的危险性就充分凸显出来。随着医疗纠纷案件的不断增多,医疗行业的成本和医生的风险也会相应增加。另外,我国已经实行了医疗诉讼举证倒置,这样的制度使得医生在工作中不得不承担更大压力,把工作做得更细更充分。如果因医药实行收支两条线而使医生的收入长期低迷,肯定会影响医疗队伍的稳定。

目前,医生从事医疗服务的劳动价格委实太低。在美国,外科医生的年薪平均达13.7万美元(2001年美国劳动部资料),这样的收入是美国所有职业中最高的。律师、法官、it从业者、飞机驾驶员……这些在我们看来绝对都是高收入职业,但在美国,这些职业的收入却普遍比医生低。

医生收入的提高,不能由患者来埋单———现在公众的医疗成本已经够高了。当前解决医生正当收入低下最有效的办法就是,早日实现“医药分家”,让医院成为一个纯粹的医疗技术服务机构,大幅提高医生技术含量的价值和医护人员劳动的价值,确保医疗质量。这样一来,医疗事业才能进入一种良性发展的状态。政府既要增加医疗卫生投入,又要提高医生待遇,才能解决医生的窘境和病人看病贵看病难的双重问题。

医生是保障人们生命健康的职业,对于处在如此重要社会位置的群体,理应有一个体面的收入来体现他们的工作价值。而且收入的提高有利于增加医生的自豪感与责任感,增强医生的抗“腐”能力,培育更健康的医德医风。